主页 > 珠宝鉴赏 >

话说翡翠之美,世人皆为翠狂!

 

 


    翡翠之美,主要在色彩和光泽两个方面。它的质地要通透,颜色要明亮,才能展现水灵的感觉。这种特性是给人灵气的,所谓晶莹剔透。和田玉之美重在温润、淳厚和含蓄,而翡翠之美则重在漂亮、富贵和抢眼。“种、地”其实也是讲的质地,是行内对翡翠质量的专业评价术语。比如老坑翡翠中,玻璃种的和艳绿的就是极品。意思是,质地通透得像玻璃,颜色艳绿如春草。这样的东西卖几百万元甚至几千万元都正常。

    说翠 翡翠实为 珍贵珠宝

    记者:作为“舶来品”的翡翠自清乾隆以来就深受各阶层人士的青睐,当下更是大盛,那么从考古学的角度看它是何时输入中国的?

    张辛:一般认为,翡翠是清代乾隆年间才由国外输入京城、才为上层社会重视而制作各种器皿物件的。实际上,翡翠进入中国可能要早,至今发现最早的翡翠器物是明代定陵所出的翡翠如意——当然这也有争议。

    那么究竟什么时候翡翠正式称为宝石的呢?目前还没有准确的论证,不过可以肯定一定和《韩非子》的记载有关。为此我们有理由认定:作为宝石的翡翠进入中国应该很早,只是没有得到像清乾隆以后那样重视和珍爱。

    记者:那汉代《西京赋》、《西都赋》及六朝《玉台新咏诗序》中提到的“翡翠”是不是今天走俏艺术市场的翡翠呢?

    李大康:“翡翠”二字原是指红、绿色的两种鸟,后来借用来指彩色的美石。汉代和六朝的诗赋中提到的翡翠,并不是来自缅甸的翡翠。

    张辛:张衡《西京赋》、班固《西都赋》及南朝陈徐陵《玉台新咏序》等所说的翡翠大多认为指的是软玉中的碧玉之类,很有道理。但是有一条文献应当引起我们注意:战国《韩非子·外储说左上》说:“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,为木兰之櫃,熏以桂椒,缀以珠玉,饰以玫瑰,辑以翡翠。”这里明确讲的是珠玉。这一条文献需要我们认真加以研究。

    记者:第二次鸦片战争后,法国矿物学家德穆尔按摩氏相对硬度的差异,对从中国掠取的玉石进行了分类,提出了“软玉”和“硬玉”说,而“硬玉”就是现在的“翡翠”。对这一分类方法,您持何见解?

    李大康:法国人对中国的玉和翠的分析,是建立在矿物学基础上的,主要是物质成分的分析。就目前科学的仪器和认识,并不能做出完全精准的界定。因此,“软玉”、“硬玉”的说法既不百分百正确,也极不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玉的事实——玉就是玉,翠就是翠,翠玉是不可混为一谈的。仅仅靠硬度来作为唯一的标准确定硬的辉石就是硬玉,而相对软的闪石就是软玉,基本上是一个翻译上的错误,以至于现在的人们以讹传讹,连珠宝学的教科书上也这么沿袭了下来。

    记者:也是由于有了“硬玉”这一概念,一些商家不仅称翡翠具有“五德”、“十一德”等文化内涵,还大谈其颇具养生保健等功效。

    张辛:“以玉比德”是中国特有的传统观念,一些商家就顺理成章地直接地把古人赞美玉的所谓“五德”、“十一德”套在了翡翠身上。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,中国传统的玉和翡翠判然有别,不能同日而语——一是人文的,一是自然的。

    李大康:这里有一个最大的错误,就是翠玉不分。玉是中华文化的核心部分,是儒家思想的物化象征。把玉的文化内涵转嫁到翡翠身上,完全是张冠李戴,而且也是对玉和翡翠的极大不尊重。如今,人们往往一提玉就想到是绿莹莹的石头;这一方面是受了以讹传讹的教科书影响,另一方面也受了商家蛊惑。大家都知道中国人爱玉,于是一切石头都冠以玉的名字,就好卖了。

    翡翠很美,是一种极有经济价值和观赏价值的美丽而珍贵的半宝石,但它绝不是玉。我们喜欢翡翠,是喜欢一种珍宝,而不是喜欢玉。爱翡翠的人不算爱玉,应该称作“爱翠者”。

    赏翠 晶莹剔透者为上品

    记者:可一直以来,翡翠都以其独有的硬度、密度和晶莹、通透性被誉为“玉中之王”?

    张辛:我完全理解这种说法和行为,广告效应嘛!谁不想把自己的货物说得好一些,更靠谱一些呢?请注意我所说的“靠谱”,用这一个词我想是比较贴切、中肯的。翡翠本不是中国的东西,一旦进来,人们就必然要与一种原有的相像或相似的东西相比较,就必然要用对原有的这种东西的审视态度来衡量它,而本土原有的与翡翠最为相像的只能是玉,所以就自然向玉靠拢。于是,翡翠也就被国人所渐渐接受,再加以皇家和主流社会的格外重视,西方强势文化观念影响的日益加重,翡翠就渐渐热起来,甚至像中国传统的玉一样为世人所崇尚。

    中国虽然有着悠久和深厚的尚玉传统,但对于“玉”的定义却是相当宽泛的。最早给玉下定义的是东汉许慎:“玉,石之美而有五德者”,比较宽泛但饶有深义。讲玉不仅要有美丽的外相,也要有内在的德性,这正体现出了中国文化的基本特征。这一点非常重要,其实是孔子最早揭示出来的,即那段关于“孚”和“理”的精彩论述,我在“博雅”创刊号已经讲到,不再细说。这里我只是要特别申明的是,在中国传统的“玉”概念中是没有所谓“翡翠”的位置的。

    记者:有人说:翡翠大量涌入我国的原因是只有中国人才最懂得雕琢和欣赏翡翠。对此您有何看法?

    李大康:可以这么认为。雕琢翡翠的技术与雕琢白玉的技术基本相同,但在思路和方向上很不一样的:前者重色彩和光泽,后者重质地和手感。改革开放后,因很多玉器厂做惯了翡翠,已经与玉无缘多年,工人们几乎都不知道如何雕玉了,往往给和田玉抛亮光、做细工,使一块上好的白玉看上去像乳化玻璃。直到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的一些藏家进入内地后,得到了他们的指点,工人们才慢慢恢复继承了雕玉的老手艺。因此,如今平地忽然冒出那么多有世袭传承的“大师”,真的非常令人怀疑。

    其实,翡翠早在13世纪就在缅甸被开采、利用,印第安人也在很早的时候拿翡翠做珠子和面罩,甚至日本也在石器时代有过翡翠的工艺品。可见,世界上有不少地方出产翡翠,但真正达到顶级品种的翡翠仅出现在缅甸,而真正能将这类首饰级材料的动人之处充分展现出来的,却是以前中原的玉匠。

    记者:关于翡翠优劣的争论,多半是围绕“种、地、水”等展开的,但这些莫衷一是的说法把藏家搞得一头雾水,你认为哪种评判标准最值得信赖?

    李大康:翡翠之美,主要在色彩和光泽两个方面。它的质地要通透,颜色要明亮,才能展现水灵的感觉。这种特性是给人灵气的,所谓晶莹剔透。和田玉之美重在温润、淳厚和含蓄,而翡翠之美则重在漂亮、富贵和抢眼。

    “种、地”其实也是讲的质地,是行内对翡翠质量的专业评价术语。比如老坑翡翠中,玻璃种的和艳绿的就是极品。意思是,质地通透得像玻璃,颜色艳绿如春草。这样的东西卖几百万元甚至几千万元都正常,因为老坑料已经绝种,一星半点都难得——老坑就是指籽料,河床里冲刷出来的。

    需要说明的是翡翠的皮子不如和田玉那么美,它往往是一层厚厚的生锈的皮壳,要剖开才看得到其中的肉。所以,行内才有“赌石”一说。现在,这个“赌石”的事被说得很神秘,其实这事只在翡翠,和田玉行业内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。

上一页怎样在旅行时保护贵重首饰 下一页没有了

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关于我们 | 版权信息 | 客户留言
服务电话:0755-25787883. CTA总部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育慧南路3号技术监督大楼.
深圳实验室:深圳市罗湖区贝丽南路48号金丽豪苑鹏利阁13楼B座.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jiancezhengshu.com All Rights Rserved. 京ICP备15050453号-1.